晨必盥,兼漱口。便溺回,辄净手。

【原文】
 
晨①必盥②,兼③漱④口。便溺⑤回⑥,辄⑦净⑧手。   
 
【注释】
 
①晨:指早上,这里指清早起床。
②盥:本义指清洗手部,后引申为洗涤、洗浴,此处表示洗漱。
③兼:原指合并,有加倍、兼顾等释义,这里指同时。
④漱:本义指清洗口腔,后引申为洗漱、涤漱,此处指漱口。
⑤溺:原指沉没进水里,后引申为过度沉迷,这里指排泄小便。
⑥回:本义指回转,后引申为返回、包围、调转等释义,这里表示回来。
⑦辄:原指车板外翻的地方,多用作文言虚词,表示立即、总是,此处表示就。
⑧净:本义指护城河的名称,后引申为清洁、干净、纯净等释义,这里表示洗净。
 
【白话翻译】
 
早上起来一定要洗漱,并且要清洗口腔。大便小便完回来后,要立即洗干净双手。
 
【解释】
 
《弟子规》督促我们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每天早上洗脸漱口,入厕后及时洗手。这种类似如今幼儿教育的内容,古人将其放在训蒙的课程中是十分合适的。
 
事实上,虽然古代的卫生医疗条件不如现代发达,但古人的卫生习惯是很好的,而且他们的清洁方法有很多,分类繁杂且讲究,并不是如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随意。他们虽然没有香皂、洗发露等卫浴用品,但善于从植物中发现能用的清洁物。实际上,现代不少清洁产品都是从古代史料典籍中记载的配方得来的灵感制成的,如《本草纲目》等书籍就是很多企业研究实验的目标。
 
【解读】
 
讲究卫生,从自身清洁做起
 
古人是十分讲究卫生的,并且对打理自己个人卫生也很有一套,单是洗澡这一项就有不少门道。
 
根据史料记载,早在秦汉时期,全社会性的沐浴习俗已经形成,《礼仪·聘礼》中就记载了“三日具沐,五日具浴”的良俗;汉时,已形成了至少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的习惯。以至于官府每五天给一天的假,也被称为“休沐”,让官员有空好好清洗。到了唐代,才改为官吏每十天休息洗浴一次,称为“休浣”。
 
民间习俗中,每月上旬、中旬、下旬为上澣、中澣、下澣,澣即浣的异体字,本意是洗濯,大概因为十天一浣的缘故,浣又有了一种计时的意义,一浣为十天,所以唐代制度十天一休沐有休浣之名。明代的名士屠本畯还将“澡身”与“赏古玩”“名香”“诵名言”并列,表明明代的洗澡较之以往更加讲究高雅。
 
扬州蜀岗的汉广陵王墓博物馆内,如今仍保留着中国沐浴史上最早的私人专用洗澡间。在著名的“黄肠题凑”高规格木椁墓群中,在王墓室西厢第五进内,有大约十平方米左右的洗沐间,全用整块金丝楠木铺就,内放双耳铜壶、铜浴盆、搓背用的浮石,以及木屐、铜灯、浴凳等一整套沐浴用具。沐浴间紧靠主人起居卧室。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人讲究清洁嗜好沐浴,追求隐秘安静、周到舒适的沐浴环境。
 
在唐代,在当时的京都长安,出现了较大的浴室殿院,人称“浴室门”。有的还辟了温泉洗澡处所。天宝年间,临潼的温泉宫就是唐玄宗诏赐杨贵妃的澡堂。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的诗句记的就是这件事。宋代浴室已经很普遍了。洪迈《夷坚志》记载:一般人家建房都有澡浴的房间。《鸡肋编》云:“东京数百万家,无一家燃柴而尽用煤炭。”可见,市民享用热水泡澡的机会也不少。范成大的《梅谱》还说:临安的卖花者为了争先为奇,将初折未开的梅枝放在浴室中,利用浴室的湿热蒸气熏蒸处理以便使处于休眠状态的花芽儿提前开放,算是一种对浴室的升华利用。
 
最迟在宋代开始出现公共的澡堂和浴室,最早的公共浴室就是苏州的“混堂”(有说在唐朝时就有)。这时的公共浴室已有了擦背的行当。苏东坡在《如梦令》中就有“寄语擦背人,昼夜劳君挥肘”之句。拟宋话本《济颠语录》曾写道:天未亮,城市还在熟睡,而浴池已开门迎客洗澡了。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近现代,澡堂多在门首粉墙上置有“金鸡未唱汤先热,红日东升客满堂”的对联,就是这种习俗的反映。
 
到了元代,公共澡堂发展得已经很成熟了。《马可·波罗游记》告诉我们:在元代杭州一些街道上有“冷浴澡堂”,“由男女服务员为你服务,这些澡堂的男女顾客从小时候起,就习惯于一年四季冷水浴,认为这对身体健康大有裨益”。马可·波罗还记下了杭州“所有的人,都习惯每日沐浴一次,特别是在吃饭之前”的这一良好风习。
 
《朴通事谚解》则一丝不苟地展现了一幅元代大都的“市民洗澡图”——当时公共浴池除洗澡外,还可挠背、梳头、剃头、修脚,不过价钱不一样,洗澡要交汤钱五个,挠背两个钱,梳头五个钱,剃头两个钱,修脚五个钱,全套下来,一共十九个钱,并不贵,一般老百姓都有这种承受能力。浴池里还有放衣裳、帽子、靴子的柜子。洗澡的程序是:到里间汤池里洗一会儿,第二间里睡一觉,又进去洗一洗,再出客位里歇一会儿,梳、刮头,修了脚,凉完了身,巳时却穿衣服,吃几盏闭风酒,精神别样有。单从洗澡这一项内容的发展中,我们就不难看出古人在个人卫生上的良苦用心及高超智慧。
 
所以,我们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和个人卫生,养成良好的卫生和生活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