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物轻,怨何生。言语忍,忿自泯。

【原文】
 
财①物②轻③,怨何生。言④语⑤忍⑥,忿⑦自⑧泯⑨。
 
【注释】
 
①财:原指人们所珍爱的东西,后泛指财宝、财产,这里指涉及利益的财物。
②物:本义指万事万物,后泛指物品,此处指东西。
③轻:原是指质量上较小,后引申为轻视、轻率等义,这里指看轻、不重视。
④言:本义指说话,这里用作名词,表示说的话、发表的言论。
⑤语:原指辩论、讨论,后泛指交谈等义,这里指说话。
⑥忍:本义指忍耐,后引申为残忍、忍心等义,此处指容忍。
⑦忿:原意为心头情绪纷乱,后泛指愤怒、愤恨,这里表示怨愤。
⑧自:本义为鼻子,后多表示自己,有开头、起源等义,此处指自然、当然。
⑨泯:原指消除、泯灭,这里指消失。
 
【白话翻译】
 
在关涉利益的财物方面看得比较轻,哪里还会产生怨气呢?在言语交谈方面说得有度有礼,怨愤自然会消失无踪。
 
【解释】
 
《弟子规》之所以强调兄弟间要讲究孝悌之义,正是因为兄弟之间往往会有家族利益上的牵扯。父母是同一个,那孝顺的对象自然没有不同,但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赡养义务却存在区别。有的兄弟间会因为计较这些细微区别而产生嫌隙,甚至最后闹分家等,这些都是自古就有的矛盾纠纷。
 
因此,《弟子规》提出,兄弟之间应该少计较财物利益,少出言不逊,免得伤了和气,那样才能够在每天的相处中获得安宁,否则的话,只会天天吵架,这显然不是以和为贵的儒家所提倡的。
 
所以,兄弟之间要看轻财物,要温和言语,多谦让,多互助,避免兄弟阋墙的事情发生。
 
【解读】
 
有财无义,惟家之殃

古人有云:有财无义,惟家之殃。意思是说如果祖宗留下的只有巨额的财产,而没有良好的家风训诫的话,那只会给家族带来灾难,而不是兴旺。
 
这种因权势与财富而起争执的争斗在皇宫中最为常见,最广为人知的无疑就是因帝位而互相残杀的“玄武门之变”。当然,也有例外,李成器与李隆基兄弟互相谦让皇位这件少有人听闻的事就是个例外。
 
李成器生于公元678年,是唐睿宗李旦的长子、唐玄宗李隆基的长兄。成器少年时才气过人,成年后精通音乐,尤其对西域龟兹乐律有独到的见解,曾经当过杨贵妃的音乐教习,唐代诗人张祜的诗句“梨花深院无人见,闲把宁王玉笛吹”就是写的他。起初,高宗李治封成器为永平郡王。公元684年,睿宗李旦登基称帝,年仅六岁的李成器被立为皇太子。不久,武则天废唐建周,自称皇帝,睿宗被降为皇嗣,李成器亦相应地失去了皇太子之位降为皇孙。
 
武则天退位后,中宗李显重新上台,专横跋扈的韦皇后却企图仿效武则天,临朝称制。公元709年,韦皇后与安乐公主合谋毒杀了中宗。就在这时,李隆基率“万骑”羽林军攻入宫中,杀死了韦皇后、安乐公主等人,睿宗李旦重登帝位。
 
睿宗二次登基后,在确立继承人问题上犯了愁:按照宗法的嫡长制原则,应立长子李成器为太子,况且第一次登基已经明确宣布成器为太子,但讨平韦氏之乱却多亏了三子李隆基,故意久不定。李成器看出了父亲的心事后,对睿宗说:“储副(皇太子)者,天下之公器也,时平则先嫡长,国难则归有功。若失其时,海内失望,非社稷之福,臣今敢以死请。”睿宗听罢,仍犹豫不决。成器便“累日涕泣”,“言甚切至”。睿宗深为成器诚心让位之心所感动,同意了他的请求。李隆基知道后,“又以成器嫡长,再抗表,固让”。就这样,兄弟两人再三谦让,由于成器坚辞固让,最后才确立李隆基为皇太子。
 
从此,李成器与李隆基以手足情深,留下了千古佳话。还在李隆基做太子时,就曾令人制造了一床大被和一个长枕,与成器等诸兄弟同枕共眠;睿宗知而大悦。登基后唐玄宗李隆基在兴庆宫的西面盖了一座楼房,题曰“花萼相辉之楼”。取《诗经·小雅》中“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的典故,表示兄弟之间的和睦友好就像花和萼那样相依而生,不能分离。玄宗即位之初,太平公主阴谋借助羽林军杀害玄宗。李成器与玄宗紧密配合,杀掉了太平公主及其重要党羽数十人,巩固了玄宗的统治。
 
公元714年,李成器晋封为宋王,拜左卫大将军。公元716年,因避玄宗生母昭成窦皇后之讳,李成器改名为宪,晋封为宁王。公元733年,迁升为太尉。公元741年11月,李成器病逝,享年六十三岁。玄宗听到李成器病逝的消息后,“号叫失声,左右皆掩涕”。
 
第二天,玄宗即下诏追谥李成器为“让皇帝”,命令有司以皇帝之礼安葬李成器,称其墓曰“惠陵”,在今陕西蒲城境内。李成器让帝位,博得了后人的高度赞誉。如清人何亮基在《游惠陵》诗中写道:“宫中喋血千秋恨,何如人间作让皇。”
 
卜式是西汉时期著名的贤士,他家有两兄弟。他对自己的弟弟很好,照顾得很周到。父母去世后,兄弟两人分家,卜式把家中的财产都让给了弟弟,自己只要了一百多头羊。十几年过去了,卜式的羊群繁殖到了上千头,他买了房屋,置办了土地。这时弟弟却因经营不善而破产了,于是卜式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财产又分了一半给弟弟。卜式的行为感动了弟弟和所有的人,大家都说他是个重亲情、不爱财的君子。
 
可见,历史上兄友弟恭的故事还是不少,而先辈留给后辈最好的礼物其实也正是良好的品德榜样和端正纯良的家风。